三大道的未名小调

DF全员的立牌合个影……直男滤镜尽力了……希望小泉带大家去威尼斯玩——

【壮陆/57】春之樱

没有考据全是bug的大正paro,跟原本的卡牌故事无关的au。

我觉得还是偏cb吧,后面甚至还有点57cb+97cb(跪着)


春之樱


夜风从大开的窗户侵入房间时,壮五被突如其来的寒意惊醒了。但迷蒙的睡意让昏沉的头脑无法辨识天花板的纹路,他将被子往上扯了扯呼出一口气,再次阖上眼。梦里模糊的人影、张合的嘴和冷酷的眼角却惊扰了他的睡眠,带着太阳穴的剧痛,再次转醒时已是天亮时分。

他躺在床上感到浑身乏力,半睁着眼扫过透亮的窗玻璃,似乎昨夜的冷风都是他噩梦所感,冬日罕有的阳光透过关好的窗户照在他的书桌上。

他的头仍感到剧烈的疼痛,同样的酸...

【拓辉cb&一泉cb】《关于小时候总觉得帅气的男老师和漂亮的女老师会在一起的错觉》

也叫《我的损友竹马今天怎么还不去世到数码宝贝世界》

幼稚园老师辉一小泉+熊孩子拓也辉二。

不要理标题,纯cb向,本来只是脑了个段子结果补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搞了个标题。

我就是想看年上组和年下组各种互动,我没忘纯平和友树(?)

人物崩坏预警,我流冷笑话和相声(。)


1.

棕色脑袋的小家伙灵活地在滑滑梯和秋千之间乱窜,金发的女老师又扑了个空。

“拓也——!”

辉一领着辉二来坐秋千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幅场景。

“拓也!听话快点下来!不然老师真的要生气了!”小泉两手撑着膝盖,轻轻喘着气招呼爬到滑滑梯顶端的小孩。

“才不要!傻子也知道被小泉抓住就惨啦!”拓也做了个鬼...

【圭优】于晴日再度相拥

不自割腿肉没有活路了(。)

就算是IF世界线吧。


在分岔路口做出的错误选择,背向而去的距离累积成二人回不去的过往。

尽管如此,最后抵达之处,依旧是你身旁。


“优?听得清吗?”

优接起电话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对方从安静的环境转移到了热闹的大街,嘈杂的人声混杂着鸣笛声从听筒里挤了出来。

“今晚我可能晚点才回家,刚刚结束了一个很重要的委托,Hudie的大家现在决定要去喝酒庆祝,又吉刑警和伊达小姐也会来。”随后话筒像是被捂住,优模模糊糊听见对方把手机拿远了喊着“马上就来”。

“优,你要不要也一起……?”

沉默的空气停滞了几秒,对方抢在优开口前出声,“对不起!我忘...

【圭优】开端

warning:游戏发售前的瞎搞,人物性格和剧情全是脑补不要认真


世界总有百万种契机,人类总有千万种理由。当意图推动可能性的实现,当不可回避要素在同一个空间里碰撞,“事件”由此而起。

人和人的相遇、接触总是混杂着微妙的缘由,但引发“事件”的关键性因素必然存在,只要抓住它,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一切困惑都能得到解答。

——虽然几秒钟的时间里,优就试图用类似的想法来使大脑恢复机能,但他实在无法解明“坐在网吧单人房间的电脑桌上置身圭介和液晶屏之间窄小的空间里”这样的“事件”发生的原因。

“……圭介?”优沉住气喊了一声,对方像是回答似的稍微眨了眨眼睛,“为什么?”听到这句话圭介才像...

【零春】秋日与你共度

万圣节贺文,虽然关系不大(你)

架空同居设定,两个人都是20代

你们要是觉得看了少女漫那锅都是我的


教堂悠远的钟声顺着错综复杂的小径传遍镇子的每一个角落,春沿着石块铺就的上坡路小跑着,他喘着气试图不让怀里抱着的纸袋滚落,不然他就得追着骨碌骨碌滚下去的好东西再来一次回家前的热身拉力。

这可太糟了,他想。我可不能再让零君等我了。

这个时节太阳落山一天比一天早,道路尽头的地平线似乎比以往更为急切地拉走残阳。

因为今晚是万圣前夜,是属于一切惊奇和狂欢、阴森与诡谲的神秘夜晚。门前南瓜灯诡异的微笑,墓地飘荡的阴沉细语,甚至是路边的草堆篱笆都传来躁动的声响,一切都在催促着白天尽早...

【零春】箱箧

零->春 预警


最终话播出前几个小时搞出来的东西,只是心血来潮的胡言乱语,熬夜蹲最后一集实在没事干了(你)

胡言乱语都属于我,跟老零半毛钱关系没有。

其实是因为大半夜循环丰永的歌搞得心神不宁。

请大家都来听デュラン,请。

真的好听。

感受这个デュラン。


箱箧


他可以花五年十年去忘了他,却会在每一次伤口结痂的时候从梦中惊醒。

新海春成为他无法测算的因子,成为植入他人生肌理深处永恒的碎片,直到划破了血脉跟涌动的血液融为一体。然后他心脏的搏动、他呼吸的频率,都成了这些碎片的俘虏。

从第一声啼哭开始,他才认识了这个世界十几年,无忧无虑仅数年就与之...

【零春】Future

零->春的零单人剧

本篇结局后妄想自设多


夏季结束的时候,小初把燃尽的最后一根线香花火小心放进水桶。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数了数水面一圈一圈漾起的涟漪,然后抿了抿嘴回头说“我们回家吧,哥哥”。

显然他还没尽兴。再多一根就好,想再看一次那跳动的火花。但他不会说出来,这就是桂零的弟弟。

这就是零的全部。

“为什么,喜欢这种?还有其它更好看的吧?”

“唔……烟花大会上放的是很好看啦,但是能拿在手里看着它一点点燃烧更加有趣啊。”

夜幕上绽放的花火只是一瞬,线香花火安静的燃烧更像一首诗。尽管熄灭时的火星更像一个凄然的句点,比烟花更让人觉得惆怅。

那份悄然升起的灿烂和不...

【零春】Searching & Hacking

原作背景,时点大概是动画13~15吧。


Searching & Hacking


PM 6:10

某建筑大楼前


“从那一天那一刻,这个地方开始,过去的我就已经不存在了!”


新海春看不清那兜帽下的脸,他跟桂零的距离不过几米,但仍旧和往常一样,他被那令人窒息的冷淡狠狠推了出去。


雨势丝毫不减,湿透的衣料黏附在皮肤上的感觉让人窘迫,从头顶而来的寒冷将新海春禁锢在原地,地面溅起的水花像无数爪牙攫住他的小腿。他的大脑里似乎也像灌了水泥,粘稠又沉重。


新海春低着头,试图从脑海中抓住那最重要的只言片语...

上周和基友@遥_拖延症无药可医 一起摆的阵、感谢总设计师(?)雪糕(≧∇≦)隼番茄为主的a5阵吧、算是给我们这几年对a5和这对cp的喜爱之情一个交代,他们是最好的———

从出发的那一天开始就再也找不到归途

© 三大道的未名小调 | Powered by LOFTER